APH再不出新动画我就要die惹!!

【好茶】论三怂成员如何和三不怂成员友好相处

☆朝耀
☆游戏实况主播设定

1.
“等等柯克兰,你冷静点,也许这个游戏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玩……”王耀看着亚瑟一脸凝重地说。

“啊?是吗?”亚瑟愣愣地说,“可是你看它的评分和评论都给的是五星好评啊……”

“还标的是全球最恐怖的游戏。”亚瑟继续说。

王耀心里暗骂一句mmp,

就是因为恐怖才不让你玩啊!


2.
王耀,一个颇有名声的游戏实况主播,近日迎来微博破百万粉丝的喜讯,各方发来贺电,本人也高兴极了,寻思着搞个抽奖送些福利,除了送礼物外,被抽到的人可让自己在直播时指定做一件事,不过分的。

毕竟今天的成就全靠粉丝的大力支持,王耀自然要宠粉。


3.
于是没过多久,各方再次发来贺电。阿尔弗雷德那群人在微博指名道姓地艾特了王耀,怪声怪气地恭喜王耀。

“hero代表美国华盛顿向中国北京的王大爷发来贺电!!!恭喜老王又开发了直播的新玩法!在中国做视频真是受益匪浅👏👏👏@赤色”

“代表法国巴黎向小耀发来贺电~PS.直播完记得拍几张自拍发给哥哥噢👏👏👏@赤色”

“首先代表俄罗斯莫斯科恭喜小耀破万粉,接着祝小耀这次直播后的人气再升新高度👏👏👏@赤色”

王耀惊了,是什么事情能让这几个平日里打照面分分钟掐起来的人如此格式整齐划一地发微博。刚好是在直播看到的,有好心粉丝让他去看看抽奖微博的评论。

于是王耀就去了。

于是世界就安静了。


4.
准确地说,是王耀的世界安静了,毕竟所有的直播弹幕都在刷“哈哈哈哈哈”和“2333”。

有心人统计,总共不少于十种的女装在这条微博底下的评论中出现过。其中猫耳女仆装和水手服的名字让王耀看着触目惊心。

然后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有一群假粉丝。

仿佛之前放下豪言说要爱每一个粉丝的人不是自己。


5.
抽奖那天,王耀已经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

大不了是明天的头条报纸印着某知名游戏主播穿女装震惊群众的标题,自己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并给自己加上了女装癖这样所有老一辈人无法接受的头号。

王耀已经开始盘算下次回家要带什么东西才能让自己的爹娘不把自己打残了。


6.
不过万幸的事,那位幸运儿是个老粉,他向王耀打着包票说自己绝对不会让王耀穿女装的,弹幕大失所望,甚至怀疑这次抽奖是黑箱,毕竟全世界都在刷女装。

可王耀终于松了一口气,接着放下心来敲字问道:“那你的要求是什么呢?”

接着好几分钟过去了,对面还没有回复。

漫长的等待让王耀忍不住去翻了翻新闻,弹幕不解,

王耀尴尬地回答道:“呃……我看下刚才有没有发生地震什么的……”

主播如此关心自己粉丝的安全,

真是一点都不让人觉得感动。


7.
又过了一会儿,王耀终于等来了对面的回复。

“耀耀,我想让您请来眉毛一起直播,可以不!?!?想看他和您一起直播很久了呜呜呜呜明明和联五其他人都有过合作就是没有和眉毛一起直播过超残念……!”

王耀愣愣地盯着屏幕好久。

“给你一分钟时间重新考虑一下。”王耀这样敲字回答道。

屏幕对面的粉丝泪流满面。


8.
王耀直播有三不。

一不爆粗口,

二不接广告,

三不和亚瑟直播。


9.
这事说起来还是个意外。

当年王耀和亚瑟的关系也没那么坏,也没那么好,点头之交罢了。

有次他俩一起合作直播一款游戏,双人配合,比较考验默契度。

前几关还好,新手教学那种,然而到后面就是……

“你怎么这么菜!我说123一起好吗?!”来自亚瑟。

“你还说我菜,你宇宙第一菜好吗?!你别拽我!!!”来自王耀。

“我哪拽你了!!能有点配合吗?不要我喊123你给我喊321!!”来自亚瑟。

“你小学生啊跳的这么烂!!!”来自王耀。

这样的幼儿园吵架现场。

从此耀三岁和眉四岁的外号红遍了整个圈子。


10.
本来还打算直播完录制剪辑上传视频的,

但王耀自那以后再也不和亚瑟一起直播做视频了。

“为什么?”阿尔还是不太懂。

“凭什么他比我大一岁啊!!明明我比他大!”王耀在讨论组里愤愤地敲字道。


11.
所以说,网上传的什么互相打压的阴谋论都消停点吧。

他们真是只有三岁的孩子。


12.
况且……

所有人盯着王耀那张娃娃脸想,

这里的确你看起来最小啊!

在整个游戏实况圈中,

王耀是那种现在就算穿校服去游乐园混学生票玩都不会有人怀疑的一股清流。


13.
回到抽奖的话题,

于是这个粉丝的提议被王耀当即否决。

“那好吧……”粉丝失望地发了消息过来。

“那穿女装总可以了吧!”粉丝接着兴奋地敲字道。

仿佛之前放下豪言说绝不让王耀穿女装的不是自己。


14.
于是王耀在两个选择之间犹豫了那么了0.5秒。

然后发了个OK,

然后他去找阿尔弗雷德要亚瑟的QQ了。


15.
接下来讲讲亚瑟单方面的感受。

当年亚瑟对于王耀单方面把自己拉黑的举动还是挺懵,自己属于做事很容易认真计较的类型,难道是自己说话太重了?

后来别人提醒才了解原因,不过亚瑟还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中国人很在意年龄辈分?

亚瑟也没多记恨王耀,继续做自己的视频,不过对于不能和王耀一起做视频了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闲着没事就去翻翻王耀的视频或者微博,也不点赞也不收藏,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没错,就是俗称的视奸。



16.
王耀微博破万粉,亚瑟本想也发条微博庆祝一下,不过网传他们不合很久了,他此时出来道贺显得阴阳怪气的。

于是他也没管,打算直播那天开着小号去王耀直播间送送礼。

并不是对女装好奇。

真不是。


17.
后来阿尔弗猛戳亚瑟的QQ。

阿尔【歪歪老哥?在不???】

亚瑟【干嘛】

阿尔【王耀百万粉直播你知道不?】

亚瑟【知道啊,怎么了?】

阿尔【他穿女装你知道不?】

亚瑟【……知道。】

阿尔【那他现在不穿女装了你知道吗?😅】

亚瑟【有话快说ball ball you!!】

在中国这么多年,除了做视频的经验以外,

亚瑟中式英语的水平也是在不断增长。


18.
阿尔【那我告诉你一个超级大的surprise!!!】

亚瑟【嗯】

阿尔【王耀要和你一起直播啦!!!惊喜不!】
亚瑟【给你一分钟时间重新组织语言】

阿尔泪流满面。

在这种方面,

说亚瑟和王耀一点默契都没有,

谁不信啊反正我信了。


19.
王耀在抽奖直播结束后认真且怂地向亚瑟发了好友申请。

万万没想到的是,

亚瑟还在直播。

于是,这条好友申请出现在了所有当时直播间观众的眼前。


20.
亚瑟那时正在专心打游戏,直播的那款游戏还比较考验脑力,游戏中各种细节都需要注意。

哦忘了说,联五每个人直播的游戏类型都不太一样。

亚瑟擅长各种恐怖解密游戏,外号游戏区第一脑,承包了整个游戏区的智商。

除了和王耀一起直播的那趟。

他变成了整个游戏圈的低龄儿。


21.
阿尔擅长各种网游打斗竞技类,各种副本攻略的编写者,各种游戏排名全服第一。

也是各种奇葩玩法的开创者。

“今天我们来看下怎么样才能卡在这个石头里!”

阿尔弗雷德兴奋地说。

〈噢!!!那有什么用呢!!〉

直播弹幕兴奋地问。

“呃……”阿尔弗雷德想了想,尴尬地答到,“大概是你会被卡在石头里怎么都出不来,被路过的人杀死。”

五分钟过去了,阿尔弗雷德成功做到了这件事。

“F*ck!!!!我的装备!!布拉金斯基你等着!!!!!”


22.
弗朗西斯擅长剧情向的游戏,有时候还会脑抽找几个乙女向游戏来玩。

还喜欢捏脸女角色去调戏纯情小男生。

还喜欢突然发车。

“我真的没有草粉啊!!!”

弗朗西斯有一期视频这样崩溃地呐喊道。

“更不会草男孩子好吗?!”

弗朗西斯接着崩溃地呐喊道。


23.
伊万擅长的游戏类型就没有定向了,而且伊万曾经大量删除过视频,被删的视频大多是他以前和其他人一起的,被称作SL的组合。后来这个组合不明解散,组合成员伊万开始自己直播自己做视频。

接着伊万突然和阿尔干上了,基本阿尔有玩的网游伊万得到消息就马上去注册,实力不相上下。

在成功把卡在石头里的阿尔杀了后,伊万满意地坐在阿尔的尸体旁边,捡走了所有爆出来的装备,接着在附近聊天频道发了一条消息。

【附近】Winter:^L^

他的视频也全都是这样的标题……

【WT】某知名实况主作死卡bug被见义勇为杀死解脱

【WT】预判走位爆锤某知名实况主11次按在地上打

【WT】打脸!某知名实况主扬言不存在的bug被找出

偶尔也有合作的视频,标题暂且不提,视频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WT你别抢我地好吗!!你那块也很好的啊不就是冷了点吗!!”

“你不要拿着AK对着我很危险的冷静点!!!”

“停车!!停车!!你要把车开到安全区外了!!!”

来自王耀的咆哮。


24.
而王耀,他擅长各种除了恐怖游戏以外的游戏。

所以当年和亚瑟决裂,可能不单单是因为年龄,还可能是因为○站三怂成员对三不怂成员的恐惧。


25.
所以直播那天王耀是恐惧的。

或者说他压根就没想到亚瑟会答应和自己直播。

或者说他压根就不敢相信亚瑟不记恨自己。

所以很久很久以后王耀在知道亚瑟视奸自己内心是震惊的。


26.
过了十几分钟,王耀看着亚瑟点开的恐怖游戏,

瞬间把之前不记恨自己的猜测推翻了。


27.
王耀确定整个游戏区有99%知道自己怂恐怖游戏。

而他再次万万没想到,

亚瑟就是那剩下的1%。


28.
于是在这样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王耀开始了与亚瑟奇妙的直播之旅。

亚瑟砰砰砰敲响了王耀的门。

嗯,没错,他们是一个城市的。

还是一个小区。


29.
“你不会尴尬吗?”伊万知道后问。

“会啊。”王耀理直气壮地说,“我每次出去丢垃圾都是他直播的时候去丢的。”

那你真是好棒棒哦。

伊万一脸冷漠地想。


30.
多数人看到亚瑟和王耀这对老冤家一起直播,还是非常激动的。

到后来王耀还破天荒地开了摄像头,一金毛一黑毛晃来晃去。

场面就控制不住了。


31.
〈是同居吧!!!!〉

直播弹幕激动地问。

“不……不是同居……”王耀回答。

〈就是同居吧!!!!〉

直播弹幕接着激动地问。

“不是。”亚瑟回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眉眉耀耀同居!!!〉

转眼间,整个直播间都在刷同样的内容。

亚瑟和王耀泪流满面。


32.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那边王耀还在不停和观众解释,无奈观众不听,于是亚瑟决定打游戏来转移观众们的注意力。

于是他点开一款知名恐怖游戏,

场面再次十分尴尬。

亚瑟一转头看见王耀恶狠狠地盯着自己。

“怎……怎么了吗?”亚瑟不禁吓了一跳。

“没有……”王耀表情古怪地摇了摇头。

亚瑟放下心来继续游戏进程。


33.
看着血红的游戏标题出现在漆黑的屏幕上王耀显然是有点方的。于是他噔噔噔地跑到了卧室里,又噔噔噔地抱回来两三个抱枕。

亚瑟表情复杂地看着王耀抱着好几个抱枕缩在椅子上。

王耀注意到,转头问:“你也要吗?”

亚瑟接着表情复杂地摇了摇头。

于是王耀又起身,把窗帘给拉上了。

亚瑟不禁开始怀疑他是怎么做到一个人独居这么多年了。


34.
游戏没有什么剧情,就是一个人在一间木屋醒来,在房子里探索如何出去,游戏的画风也不是3d的那种十分逼真的效果,王耀不禁松了一口气。

只是游戏里有个黑色的玩偶老是在玩家身后出现,你停下他也停下,你继续走他也会和你走一段路。

亚瑟神情坦然地一边玩一边讲解。

后来发现了一间小屋子,有几个展台,每个展台上都需要收集物品放到上面。王耀觉得这颇为简单,高兴地和亚瑟一起开始找东西。

直到后来在一间屋子里找到了高飞的尸体被订在十字架上还滴着血,

王耀再次可耻地怂了。


35.
终于找到了所有的物品,亚瑟满意地把最后一件放到展台上。房间里的机器终于可以打开了。

弹幕开始刷高飞是不是复活了。

亚瑟一转头看到王耀把自己整个人埋在了抱枕里。

“快起来,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和个小女生似的。”亚瑟觉得好笑。

然后整个直播间就从“耀耀愿意为了眉毛玩恐怖游戏”到“眉毛夸耀耀可爱撒狗粮”这样的一个转变。

亚瑟看着弹幕心情复杂。


36.
游戏继续,亚瑟在房子里找到了一把斧头。

接着在房子里乱逛,除了黑色的玩偶偶尔突然出现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了,就连高飞的尸体也好好地钉在十字架上。

游戏显然卡关了。

亚瑟十分苦恼,然后知道高飞不会复活的王耀放心地抢来了鼠标和键盘。

“要我说你就随便乱砍,反正这是木屋嘛你看就像这样——”

说着啪地一下砍在了一处两三个木板封着的通道。

然后王耀听着诡异的bgm,看着高飞一身血站在面前。

放声尖叫。

然后啪地一声,

摔在了地上。


37.
自从那次直播后王耀和亚瑟的关系便出奇地好。

可能是因为王耀被吓得摔在了地上的时候亚瑟把他扶起来好声好气地安慰了半小时。

“小耀上次也有和我玩恐怖游戏,我也安慰过。”伊万在讨论组里敲字说。

“然后呢?他怎么还这么怕你?”弗朗西斯饶有趣味地问道。

伊万沉思了一会儿后打字道:“可能是因为亚瑟马上关了游戏,安慰完后陪着王耀玩了几小时的4○99小游戏。”

“而我继续了恐怖游戏还把他抓到屏幕前来看,告诉他一点都不可怕。”伊万继续敲字道。

后来伊万知道了。

这大概就是恋人和损友的第一大区别。

评论(4)
热度(203)

© 光天化日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