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每天黄少天都推开了天台的门

@逢秋° 给这货的叶黄。

-叶黄圈不熟,如有相同,纯属巧合。

黄少天是R高中的风纪委员,这个每次抓人都要对被抓的人狠狠地进行一次语言轰炸再带到学生会长喻文州那进行二次心灵伤害的风纪委员在学校还是挺有名的。

然而黄少天有个怎么都不会去动的不良学生——叶修。

1.

“卧槽叶不修你又在这吸烟呢信不信本风纪委员把你带到会长那里去啊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嚣张哦!”

黄少天第n次冲上天台对靠在栏杆上的叶修喊道。

“哟,这不是少天嘛,哥这还有一根烟你要不要一起呀。”叶修很悠闲地回答道。

“滚滚滚,我可是一个超级正直的风纪委员才不会受你这种下三滥的贿赂呢!你就不怕有一天老韩把你抓去教务处啊!啊对了说起老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叫他过来。”

“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嘛。”叶修又吸了一口烟,“这只是朋友间友好的礼尚往来而已,什么贿赂,说的多难听!”

“我靠叶不修你怎么不哪一天栏杆年久失修掉下去呢!当初我就不该答应你!”

“呵呵。”

2.

黄少天刚当上风纪委员的时候就撞墙了。

学生会为了锻炼他给了他个任务,叫他去把学校里的那群不良的老大叫来。

结果连那老大的影都没见着,反被小弟教训了一顿。

“我告诉你哦!不许找我们老大!下次再来信不信我真动手了!”那个头发半长遮着半张脸的人说。

黄少天很郁闷,那群人确实不好惹,但是学生会这边交代给自己的任务怎么能轻易放弃。

想了好几天也没想出个可靠的法子来,天天坐在教室里叹气。

正当第一百三十二次叹气时黄少天身边忽然来了个人:“哎同学,我都看你坐着叹气好几次了,怎么着,被女朋友甩了?”

“滚滚滚,同学我们不熟。你该干什么去干什么去啊别打扰我。我有正经事要办。”黄少天也没抬头,但这声音他不熟,想来想去也想不起来班里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同学。

“别这样啊,你看我们这也是有缘,说说嘛。”

呦呵,这人还挺不要脸的。

黄少天想。

不过反正都是自己班的,一家人,有什么好瞒着的。于是黄少天就对着那人讲了起来,短短的一件事他足足讲了二十分钟去。

“………………哎反正就是这么个样子,同学你有什么办法吗这事烦我好久了弄得我都没法好好打游戏了。”

“哦,”那人点了点头,“我有个法子。”

“什么什么?快说来听听?我倒要看看这个困扰本风纪委员好久的事你是怎么给我解决的。”

“嗯,其实啊,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不良头头。”那人慢悠悠地说。

黄少天当场就炸了,也不管快上课了立马就抓着这人去了学生会单独的办公室找喻文州。

刚看完文件准备去教室的喻文州看着来的两个人愣了愣,问道:“怎么了?”

“卧槽会长我和你说啊这个混蛋就是你们要我找的不良老大,哎呦喂这人心够脏的骗了我好久讲真你不给他来点大的处罚我真的不爽。”

“哟,这不是文州嘛,好久不见啊,原来学生会长就是你啊。”不良老大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嗯,叶前辈好。”喻文州点了点头,“少天,你过来一下。”

明白整件事前因后果的黄少天还真就不爽了,不过看着喻文州他也不敢生气。出来的时候不良老大还在那站着。

“麻烦你能离我远点吗?我现在很不爽信不信我分分钟砍了你这个混蛋。”黄少天说。

“这不是我的错,别把锅推到哥这来,哥不背啊。”叶修对着黄少天说,“这种经历每个学生会成员都有啊,上次还是王大眼呢,别给自己找不平衡去。”

“哦对了你是叫黄少天吧,我和你做个交易吧。”叶修接着说。

“什么交易先说来听听,我智商很高的啊别想又骗我,再敢骗我就真要打你了。别以为你和会长认识我就会手下留情啊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很正直的……”

“停停停,看你这什么思想,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叶修说,“这样啊,你当风纪委员,我也不是什么好学生,咱们一来二去总有碰面的时候,也挺尴尬的。你看咱们这不都熟了吗对着朋友大开杀戒怎么着都不好。以后呢,你当你的风纪委员,对我们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这边呢,也不去主动挑事,好吧。”

“你这老谋深算的都快比上我们会长了啊,老实说上一个被你忽悠答应你的是不是王大眼……啊不对王杰希啊。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哪有忽悠王杰希。

叶修想。

这个特权还只对你一个人开放呢。

后来黄少天还是答应了,因为他实在受不了叶修每天都来骚扰自己。

这人怎么比自己还烦。

黄少天想。

3.

黄少天被喻文州叫去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少天,紧急情况。”喻文州一脸凝重地说,“叶前辈的那伙人和另一伙人打起来了,你和张佳乐赶快去拉他们回来。”

张佳乐已经在等了,看黄少天在那愣好久冲上去拍了一下:“喂黄烦烦,干什么呢,这不是开玩笑的啊!”

“黄烦烦?”

张佳乐冲着黄少天喊了好久,也不见对方回应。“这家伙怎么回事啊……”刚想再喊的时候黄少天冲了出去,头也不回的,把张佳乐一个人抛在了后面,连他老是戴着的那个风纪委员的袖章也没戴上。

4.

张佳乐和黄少天把人带回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意识不清了。带回来的没几个干干净净的,全身上下都是青青紫紫的伤,严重点的还流血了。

叶修就是属于严重的。

医务人员还没那么快赶到,喻文州先叫了几个稍微懂点医务知识的人给他们上药。

“少天,你不能进来。”喻文州对黄少天说,“这里交给我们处理,你先去上课吧。”

“会长……你就让我帮个忙吧,就算递药水棉签什么的也好……”黄少天低着头说。

“……唉,好吧。”喻文州点了点头。

5.

再见到叶修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月了,黄少天放学后推开天台的门,发现消失了好几天的人这会儿又和平常那样靠在栏杆上吸烟。

“咦,同学你好像有点眼熟啊?”叶修说。

“卧槽,叶不修你这个不要脸的!这才过了半个月就把你帅气可爱迷人的风纪委员给忘了……啊不对没有可爱。当初那群人怎么没把你打成重伤呢嗯?”

“因为哥太厉害了啊。”叶修说。

“厉害?呵呵我看到你的时候都让人给打趴下了还有脸说厉害,早知道当初不上去把你拉回来了,你信不信只要我放着你在那不管早够你死七八回的了。整个人跟个不要命似的去打群架,弄得自己还真挺正义的啊 ,你知道为这事全学生会上下都给急坏了吗?”

“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嘛。当时接到消息不知道这位帅气可爱迷人的风纪委员有没有急坏了啊?”

“哪个风纪委员为你这个不良老大急坏了啊?我呸!我恨不得你被打进住院呢!还有!去掉可爱两个字!只有帅气和迷人!”

这不是挺可爱的嘛。

叶修看着正滔滔不绝的黄少天想。

6.

今天黄少天也推开了天台的们。

“哟,这不是少天嘛。”

“卧槽,怎么又是你叶不修。”

当然,两个人都没有点明都是在等对方这件事。

评论(14)
热度(44)